编程之禅阅读笔记(持续更新中)

作者: | 更新日期:

很可惜,这本书没有找到英文版的电子书,只好看中文了。

编程之禅 编程之禅

这本书的序只说了浅层的道理:高超的程序员并非致力于表面的成功,而是在人机之间寻找一种神秘的存在。
而对于那些不能描述的东西,都解释成禅。

西藏拉萨 引言

西藏拉萨这个故事给我的最深的印象是拉萨大学。
没想到那个时期拉萨大学竟然有那样的计算机研究者,虽然只有一人。
当然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不能考证,但是。。。

哦,我看错了,我以为接下来是将西藏拉萨大学的,但是讲的确实导师带学徒的故事。
为什么叫做西藏拉萨引言呢?

对,下面讲的是导师带学徒的故事。
《编程之道》 中说过我的理解。
这个故事就是那句话的解释吧。

第一篇 木

作为MRVMS/IIIX 禅学院的复兴者,编程大师忍者非常有名。
有一些传说,说他从一名不起眼的程序员一跃成为某家实力雄厚的程序设计机构的开发部主管。
他在完成了一套先进的操作系统后,便悄然消失了。
据他说,这套系统既不需要硬件也不需要软件,同样能准确地发挥功能。
他现在的去处无人知晓,但听说,他时常以一位管理顾问的装束出现。

编程之禅的第一篇为什么是木我不知道为什么。
开头就介绍这么一个寓言难道只是为了先虚构一个人物吗?
不管怎么说,我们可以理解为这个人物很厉害吧。

忍者最初来到那家开发中心工作的时侯,他被分配去支持操作系统。 一天,一位经理走进了忍者的工作间。
“你为什么不工作?”经理问。 “系统瘫痪了。”忍者说。 “经理皱起了眉头。”我们付给你薪水,是要你保持系统的正常运行!”他大声说。 “系统没有瘫痪。”忍者说。

这个小节主要说两件事:
1.不要给产品经理说你做的东西出问题了。
2.如果真的出问题了,不要说自己不能解决。
虽然很多项目就是因为没有及时向上级报告而最终到了不能解决的地步,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公司不管那么多的,只要系统可以正常运行就行,其他的他们都不会关心的。

忍者大师如是说:”如果你的应用程序不能正确地运行,不要去责怪操作系统。”

是的,正常情况下操作系统时不会出问题的。
如果程序不能正常运行,肯定是你的程序的问题。
当然,程序中的bug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只有尽量让程序正常运行。

忍者大师参加一次电脑展示会。
许多公司都押运出了明亮的显示器和他们所能搜罗到的所有最新、最大的硬件,以及身着泳装的金发模特儿。
忍者甚至一眼也未瞥那些展摊。相反,他只是打开一张折叠椅,静静地坐在角落里。
不时地有人从他身边经过,并问他一两个问题。
他思考片刻,然后用简短的话作出回答。
人们盘着腿围坐在这位大师身旁--那些收集来的宣传册散落在一边--静静地等着他开口说话。

正真有分量的人是不需要凭借外在的东西宣传的。

忍者大师如是说:“对于聪明的人,只要一个字;对于快马,只要轻轻一鞭;对于写得好的程序,只要单独的一个命令。”

简洁的代码才是优美的代码。
因此程序员大多都会有对代码的洁癖。

忍者大师参加一次董事会。
当他开始解释有关那套软件的技术特性时,那些公司行政官们,有的在座位上烦躁不安,有的盯着窗外,有的望着咖啡杯发呆。
于是,这位大师开始谈那套软件将会赚多少钱了,这时那些行政官们便纷纷竖起了耳朵,并开始在房间里欢蹦着,显然,他们被这悦耳的声音吸引住了。

现实却是是这个样子。
老板对技术不关心,只关心结果。
在牛的技术,不能赚一分钱那么没用。

一位公司行政官来看忍者,他发现这位大师正在玩电脑游戏。
“这是什么意思?”行政官询问道。
“我正在测试系统。”大师说。
行政官凑近屏幕定眼一看,果然如此。

这个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一天,董事会成员集中在一起讨论业务善,他们召来忍者大师,让他作个报告。
“你的季度预测是怎样的?”他们问。
“没有季度预测。”忍者回答道。
“那么你今年的预算计划呢?”他们问。
“没有今年的预算计划。”忍者回答说。
然后他们问:“你能确认你是忍者大师吗?”
“没有忍者大师。”忍者大师回答着。
董事们被搞得糊涂了,只好暂停会议各自回家去了。

预算,确实是比较坑爹的东西。
计算机行业变化太快,根本不好预测。

忍者大师如是说:“设计一个千百万程序的操作系统很容易,要改变一个人的本性却困难得多。”

不理解什么意思。

三名来自不同的电脑公司的行政官前去向忍者学习领导艺术的真谛。
忍者问第一位行政官,“你有你们公司现在的机构设置图吗?”

第一位行政官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我一直带着一张在身边。”
他说着便把那张纸递给了忍者。
忍者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张纸,“这看上去似乎已经在计算机上建立了模板。”他评论说。
“的确如此,”这位行政官骄傲地说,“我们已经把我们的机构设置图都计算机化了,以便一接到通知就能立刻选择调用。”
忍者笑着,把那张纸递了回去,“我帮不了你什么。”他说。

第二位行政官接着问忍者领导艺术的真谛。
“你有你们公司现在的机构设置图吗?”忍者问。
第二位行政官摇摇着,“我们的机构设置在这几年都未变过,我几年前就记住了。”
忍者皱起了眉头,“我帮不了你什么。”他说。

第三位行政官还是问忍者领导艺术的真谛。
“你有你们公司现在的机构设置图吗?”忍者问。
第三位行政官耸了耸肩,“我们没有机构设置图,”他说,“每个人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什么时侯做就什么时侯做。”
忍者紧皱眉头,“我帮不了你什么。”他说。

三位行政官凑到一边耳语了一阵,转过身来对忍者说:“那么好吧,让我们看看你的机构设置图。”
忍者领着他们来到一片开阔地上,那里孤零零地长着一棵树。“这就是我的机构设置图。”忍者边说边把手搭在那表皮粗糙地树干上。

这个主要是说公司的组织架构,上层人物真的很重要,一不小心整个树枝或者整个树就不行了。
其实我也不了解我们公司的组织结构,只知道自己小组的人和常打交道的人。然后还知道中心的总监。
然后对于其他的领导,只是部分名字听说过,大部分名字没听说过,路上擦肩而过我也不会知道的。
但是我认识的另一个人就不一样,他对组织架构了解的很清楚,听到一个名字,会去查这个人的组成员,领导,领导的领导等,以及记住那些人的长相。
而我更可悲的是记不住人的,我都是一去而来交流多了才记住的。

第二篇 火

编程大师行者收集了各种各样有关开发刺目的民间故事。
最近的计算机考古研究显示,下面的这些民间故事是以历史事实为基础的。
虽然一部分夸张的成分可能会无意中被添加进去,但其历史真相的核心内容依然存在。

书上的东西,本来就无从考证真假。
所以只需要个人斟酌阅读,学习好的,远离坏的即可。

当一位项目经理为他的软件项目配备人员时,他会在一天内雇佣三百名程序员。
一位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的学者前来求职,他被给予了一个薪水很高的职位。
一天,那位项目经理被解职了。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清楚自己的职责和履行自己的职责。”新来的项目经理在检阅他的程序员队伍时如此说道。
听到这话,那位学者悄悄地溜走了。

这个到现在,尤其是在那些大公司还是很常见。
虽然没有这么夸张,但是确实存在。
有些硕士,博士毕业,却还不如本科生或者专科生会的多。
不知在实际操作中,更在理论知识上。
由于现在的那些学位都是天天在寝室里玩游戏玩出来的。

两位程序员正在急诊有关用户界面的问题。
“在‘使用起来简单轻松’方面,许多意义重大的革新正在进行当中,”第一位程序员说,
“不久以后,人们在使用电脑之前将不再需要阅读那些冗长乏味的用户手册了。程序都将是不言自明的。”
第二位程序员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上个星期我准备劈些木柴烧火,但我的斧子又旧又钝。于是,我去五金店买了把新的。”
“这挺有趣儿,”第一位程序员说,“但这和用户界面有什么关系呢?”
“这把新斧子附带有一本长达八页的使用说明书。”他回答说。

又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一个新的产品,确实需要文档,但是简单的文档即可。
没有文档,很多人将不能了解这个产品。
文档过于复杂,则很多人不会去看。或者看不懂。

就像现在的网上理财产品。
我用过的有余额宝和理财通。
进去后都有很多文档说明,一大堆东西我看了一周多我想要的答案还是没有找到。

对于用户最关心的只有一件事:这个产品的风险是什么?风险来了,我存进去的钱还能取出来吗?
关于这两个问题我在上千字的文档中找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于是我就不敢存了。

一次有一位第三者问一名工程师、一名数学家、一名物理和一名程序员:“一只盒子有几个面?”
工程师首先回答。“一只盒子有四个面。”他说。
“此话怎讲?”智者问。
“四个垂直的面就是我所说的面,它们被一顶一底连接在一起。”工程师回答。
“太荒唐了,”数学家评论道,“一只盒子有六个面。”
“此话怎讲?”智者问。
“盒子是一个立方体,因此有六个面。”,数学家回答。
“不对,”物理学家说,“一只盒子有十二个面。”
“此话怎讲?”智者问。
“严格说来,有六个外部的面和六个内部的面。”物理学家回答。
智者看着一声未吭的程序员。“你的意见呢?”智者问。
“一只盒子只有两个面。”程序员说。
听了这话,工程师、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大笑起来。
“此话怎讲--一只盒子只有两个面?”笑声停住后智者问道。
“这是基于个人经验,”程序员说,“那‘里面’是安置电路板的地方,而‘外面’是放显示器的地方。”
“正是如此。”智者说。

这个故事很狗血无聊。
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问题的,但是如果不站在自己的问题回答的话,那将没有答案了。

一位新上任的董事正在召开与程序员们的见面会。
在宴会进行当中,一位程序员背诵起了如下的演说
“我们一直都在期盼着你的到来,您的前任根本没有您这种高贵的能力。现在你来了,我们会变得真正具有生产力。”
这位新董事被奉承的喜形于色,“这演说词是你自己写的吗?”他问。
“这是我们开发中心的惯例,”那位程序员说,“无论哪位新董事到任的时侯,我们都要发表那段演说,这是我所知道的唯一的一段演说词。”

无聊的故事。

一天,开发中心的一位程序员发现了一套可以生成迷宫图案的算法系统。
他非常勤奋地对这套算法进行了修改,这样可以让它在长长的打印纸带上生成一个不间断的迷宫。
不久,他制做了一个有几百万条分贫的迷宫,四十英尺长,七英尺宽。
他把打印纸带挂在了程序员办公室门口长长的过道上,不一会儿,所有编程人员都挤在了那个迷宫前,试图解决这个庞大的难题。
开发中心的主任恰巧从旁边经过,他惊愕地盯着这场景,面色阴沉。但当他走进编程大师的办公室想寻求帮助时,大师早已不在那儿了。

没看懂什么意思。

五名初学者哭着走进了大师的办公室,“呜,呜!听说我们的项目可能要被取消了。”
大师说:“所有事情照常继续,直到它们停止。”
听了这话,那些初学者便返回各自的工作中去了。

这个到是需要学习一下。
只需要做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勇敢的面对一切事情。
发生的每件事都有它背后的原因的。
就像大家都说 2012 要来了, 大家那天晚上难道担心受怕的在准备跳楼吗?

一天,开发中心接到消息,一位新主任将被任命来负责这里,他是位军机大臣,对电脑知之甚少。
程序员们听到这条消息都非常吃惊,纷纷停止了编程,把许多时间都浪费在揣摩那即将到来的不幸的日子。
看到这些,一位大师决定必须得做点什么。于是,他借来了一套装扮大猩猩的服装。
不久,那位大臣就职了,他把所有的经理召集到一间小会议室,随行而来的是几位总部的公司行政官,据说,他们是来使开发中心“平稳过渡”的。
突然,那位大师穿着装扮大猩猩的服装破门而入。
他蹦上会议桌,把文件踢得到处都是,并对着那些行政官咆哮嗥叫,行政官们坐在那里只剩下目瞪口呆了。
然后,他唰地一下离开了会议室,正如他来时一样。
听到这件事,程序员们便都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了。

这个故事和上面的道理一样。
安心做自己的事情即可。

一组程序员正在向董事长汇报。“今年最大的成果是什么?”董事长问。
那些程序员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回答说:“我们今年解决的bug比去年多百分之五十。”
董事长疑惑地看着他们,很显然,他不知道BUG 是什么意思。
他小声地与身边的大臣嘀咕一阵后,转过身来对着程序员,气得满脸通红。
“如此差劲的质量控制,你们应该问心有愧。明年不允许有‘BUG’!他命令道。
可以肯定,第二年那些程序员向董事长汇报的时侯,有关BUG 只字未提。

最喜欢技术出生的领导了。
那些非技术的领导,只追求结果,不面对现实。
就像有一项新技术时,你不能说这项技术多么牛叉,而要说这样技术会为我们赚多少钱一样。

一位公司行政官来参观开发中心,他在长长地走廊里走着,就像一位检阅部队的将军一样。
他不时地偏上来和他遇到的人谈谈话。
最后,他走进了一位程序员的办公室,这位程序员正在聚精会神地为操作系统查错。
行政官环顾了一下办公室,注意到有尊猪的雕像摆在程序员的终端上。
”我常常被程序员收集的那些古玩和纪念品所深深吸引,”行政官说,
“在它们背后似乎有一些非常有趣的故事。比如说吧,那里的那个雕像是什么意思?”他指着那尊雕像。
程序员从终端前抬起头来,眨眨眼睛,然后盯着那尊雕像,就好像是头一回看到它似的。“这是头猪呀!”他说。

对于外在是事物,对于程序员来说,看起来都是没什么区别的。
那些东西只是偶尔的机会得到的。

第三篇 土

以下语录的作者,编程大师隐者,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一直很模糊。
他被 COBOL 语言标准委员会的特务所暗杀,除此之外,人们对他知之甚少。

查了一下 wiki, 原来 COBOL 还有这么一个历史。
COBOL(面向常规业务型语言/常规商业信息处理语言,Common Business Oriented Language)是最早的高阶编程语言、以及是世界上最早实施标准化的计算机语言之一。
经过40多年的不断修改、丰富完善和标准化,COBOL已发展为多种版本的庞大语言,在财会工作、统计报表、计划编制、情报检索、人事管理等数据管理及商业数据处理领域,都有着广泛的应用。
COBOL主要是应用于银行、金融和会计行业等非常重要的商业数据处理领域。
以后有时间要学一些这个语言。

我听说过:开始时似乎比较容易的事比较容易的事情,结尾时往往是最困难的。
这就是为什么程序员说--“开发前面的百分之九需要一半时间,而另一半时间则用来完成最后的百分之十。”

是这样的,但是显示项目又不可能安排一半时间来测试,所以项目总是会延期的。

我听说过:在人机界面中犯的最大错误是忽视计算机的权利。
被迫与旧概念兼容的系统总是受到历史的限制。
计算机不应该模拟现实--它们应该超越现实。

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听说过:
一家计算机公司设计了一套强大的系统,这套系统超前于它所在的时代。
因为担心这套新设计可能会被复制,他们对硬件的结构设计保密,并为操作系统申请了专利。
十年以后,一位初学者向编程大师问起那个放在数据中心后面的又脏又旧的木箱子。

最讨厌专利这个词了。
专利严重的阻碍了社会的发展。

我听说过:
不要让政治原因影响技术方面的决定;也不要根据科技论文来做出政治决定。
只有在无知者的头脑中,这些东西才会混到一直。

但是现实就是根据 KPI 来决定你这个人怎么样的。
现实就是根据论文的数量来决定你这个人怎么样的。

我听说过:
项目计划和公布的时间表,本身毫无意义。
那些日期和项目进展的里程碑本质上不意味着什么。
然而有一个秘密的时间表,它被所有工作于一个项目的人所理解。
这个秘密的时间表从未被外界的关注所愚弄,也从未被操纵以迎合市场的方案。
这个秘密的时间表总是被遵守,因为它反映了所有开发部成员之间的相互理解。
当项目反映了这个现实时,程序会如期完成;当项目计划与此现实相矛盾时,程序会被延误。

重复的提起项目延期,建议对这个感兴趣的人看一本书《人月神话》。

我听说过:
有三种情况肯定会导致程序设计项目的失败。
第一种情况是,主管此项目的经理对软件一无所知;
第二种情况是,对程序代码负责的项目带头人对编写代码毫无兴趣;
第三种情况是,编写代码的程序员是临时雇佣的,对项目缺乏忠诚。
这三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都会导致项目的失败;
三种情况同时出现,就必死无疑了。

还有一个就是程序员确实水平太低。

我听说过:
许多公司行政官乐于看到把他们摆在高高在上,而让他们的下属居于其下的机构设置图。
这些行政官无异于那些玩“山上的国王”游戏的孩子们。
机构设置图有时侯叫做树状结构,但使用那些结构图的行政官们似乎总是忘记,树叶在底下的树是已经被连根拔起的树,活不了多久。
优秀的行政官总是把自己看作是组织的询问,承受作为领导的重担,因为这才是他发挥作用的最佳途径。
这就是关于编程大师忍者的著名寓言--他没法传授领导艺术的真谛,因为那三位想当他学生的人太相信他们自己的力量了。
当一个组织被出色地领导时,雇员甚至不知道他们正在被领导。
当项目完成时,他们会对自己说:“看看我们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所取得的成绩吧!”

这本书多次提起机构设置图,我也多次说这个,现在坐着自己把它说的清晰了一下。

我听说过:
一个程序的价值不能由它的宣传册的大小,或出现在大众计算机杂志上的整页广告的数量来判断。
这些噪音越响,程序越不可能有用;
真正优秀的程序不需要广告,用户会口口相伟。

这个年代,用户根本不知道背后的程序员是谁。

我听说过:
有一种循环,这是一种宇宙的节奏。
今天一个程序流行,明天是另一个;
今天修正了五百个程序中的错误,明天又将出现五百个新的。
要理解生命,就要知道这种节奏的存在。
要理解禅,就要活在这种节奏之外,从日常生活的牵挂之中超脱出来。
只有这样,头脑才会自由。

这里主要是告诉我们,面对一切问题,要平静。
存在即合理。
我们要做的就是有耐心的解决问题。

第四篇 金

编程大师大力神试图在讲解中使用公案--禅的一种独特的教学手段。
通常说来,每个公案的含意都很难辨析,并且常常有好肉食的和外在的意思。

一个在大学里学习了很长时间的初学者来拜访编程大师。
初学者说:“我已经记住了《计算机编程艺术》的十二卷书中所汇集的算法,我能用LISP、PROLOG、ALGOL、MODULA2 和ADA 语言编程。
大师礼貌的点点头。”我很少遇见像你这样博学的人,”他说,“我想听听你关于我写过的一个程序的意见。”
“我很高兴助您一臂之力。”说着,初学者骄傲地挺起了胸脯。
大师走到他的电脑前插入一张软盘。“首先我得拷贝一下。”他解释说。
他们坐在那儿,听着旋转的驱动器沙沙作响同。
突然电脑上显示出一条信息,“磁盘上没有空间--Abort,Retry or Ignore?”
大师敲了个“R”进行重试,他们又一次听着驱动器的声音,接着那提示又一次出现在屏幕上。
大师仅仅再次摁了个“R”,重复着同样的事情。
最后初学者再也按捺不住了。“磁盘上没有空间了,”他生气地说,“他太满了!”
大师说道:“是你的脑袋太满了。”
初学者一下子恍然大悟。

大师如是说:“任何一个程序,无论它多么小,总存在着错误。”
初学者不相信大师的话,“如果一个程序小得只执行一个简单的功能,那么会怎样?”他问。
“这样一个程序将没有意义,”大师说,“但假设这样一个程序存在的话,操作系统最后将失效。产生一个错误。”
但初学者不满足。“如果操作系统不失效,那么会怎样?”他问。
“没有不失效的操作系统,”大师说,“但假设这样一个操作系统存在的话,硬件最后将失效,产生一个错误。”
初学者仍不满足。“如果硬件不失效,那么会怎样?”他问。
大师长叹一声。“没有不失效的硬件,”他说,
“但假设这样的硬件存在的话,用户就会想让这个程序做一件不同的事,这件事也是一个错误!”
没有错误的程序是一则谬论,世间难寻。
假设存在着一个没有任何错误的程序,那么这个世界将会不复存在。

象牙塔里的魔术师前来拜访编程大师,像往常一样,带来了他最新的发明。
编程大师从他的终端前抬起头来,看见魔术师站在门口,“这次你带来了什么呀?”大师问。
“这是我最伟大的发明,”魔术师说着,用车推着一个盒子进了屋,
“这是终极桌上印刷系统,有了它,排字机、描图桌和照相机能做的事我全能做。
我已经设计好了,任何熟悉传统印刷术的人能够在几个月内学会。
这儿有我制作的样张,看,它像《古腾保圣经》的首页。”
大师仔细地看了看样张,露出一丝微笑。“这部装置打算用来干什么?”他问。
“我们将用它来印刷技术说明资料。”魔术师说。

一位初学者走进大师的工作间,看见一台新电脑摆在大师的桌上。
“那台电脑是什么?”初学者问。
大师把手搭在一个小盒子上,这个小盒子通过一根电缆与那台电脑相连。“看,”
大师说,“这部装置控制着我们在屏幕上看到的东西。”
初学者紧紧地盯着屏幕,但他看到的只是毫无意义的符号。
“这个屏幕模仿的是一张桌子,”大师解释道,“比如说,屏幕的这里是文件柜和垃圾桶,这里是打字机和计算器。”
“这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初学者敬畏地低声说道。
“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伟大。”大师说,他推着初学者的肩膀往后退了几尺,“你能看见那两张桌子吗?”大师问道。
初学者点点头。“一张在地板上,另一板在屏幕上。”他说。
“是这样的。那么,是否有一张桌子上少了什么东西?”
初学者沉思片刻。“其中一张桌子上没有电脑。”他说。
大师摇摇着。“任何一张桌子上都没有电脑。”

一位初学者问大师:“程序设计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大师回答说:“饿的时侯就吃;困的时侯就睡;当时机恰当时,就进行程序设计。”

编程大师走进初学者的工作间,听见了一阵骚乱。
“这些该死的电脑!”初学者气愤地叫嚷着,“要想让它们做点事,我得使用三个甚至四个编辑程序。
有时侯我被搞得糊里糊涂,结果删除了整个文件,这简直难以忍受!”
大师盯着初学者。“那么你打算怎样补救呢?”他问。
初学者想了一会儿。“我将设计一个新的编辑程序,”他说,“一个将取代所有这些程序的程序。”
突然,大师敲了一下初学者的脑袋。这一击并不重,但初学者却很惊讶。
“你这是什么意思?”初学者惊问道。
“我根本不想学另一个编辑程序。”大师说。
初学者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

一位初学者问大师,“每当我在一套新的系统上编程时,必须学会一种新的语言。为什么没有一套标准呢?”
大师转身而去。“唯一真正的标准是死亡。”他说

一位初学者问大师:“在ADA 编译程序中有没有佛性?”
大师回答说:“你曾注意到在八进制、十六进制和十进制中字符NUL 都是000吗?”
初学者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

名叫狄阿古和古多的两位程序员正在向大公司的董事长汇报。
当古多站起来发言时,他对那位公司行政官说,“你天生聪明,能够理解电脑的真正含义。”
“瞎扯,”狄阿古说,“你为什么表扬这个蠢才?他也许是行政官,但他对电脑一无所知。”
行政官对他们俩都给予了奖励,然后雇了一名顾问来决定他们俩谁对谁错。

第五篇 水

尼姑阿幸最初是写俳句的。
俳句即短诗,用一套预先好的章节来试图表达一种情感或一种想法。
阿幸的俳句则更多地表达了一名程序设计者的那种孤独的生活:
为了调试而工作到深夜,徒劳无获的测试,看着一段程序编译时的那种简单的喜悦,等待。
所有的程序设计者都有过这些体验,但他们很少提及,即使是在他们之间。

程序不过是梦,
生于无形无象的禅中,
我们只是那做梦的人。

我编程三日,
两耳不闻人声,
只有硬盘在歌唱。

编译程序在运行,
像一条湍急的河流,
我静静地等侯。

为何要用LISP?
COBOL 语言我不懂,
所以我用LISP。

编程一整夜,
透过窗户,照到屏幕上,
初升的太阳。

硬件和软件,
我们是你们的主人和奴隶,
我们的生活是程序。

你能听见吗,
上程序的声音?
答案是NUL。

电子邮件说,项目已取消,
清理文档时,我哭了。

计算中心空空荡荡,
静静的只有风扇在嗡鸣。
我走过一排排的CPU,
磁通量刺痛了我的皮肤。
我打开一扇门,又冷又硬,
看见指示灯在控制板上跳动。
一台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们说,
但它的灵魂是同事们的汗水,
在它里面有我们多年的生命,
失望,友谊,悲伤,欢乐,
算法成功时的狂喜,
和无数个徒劳无获的长夜。
我听见了叹息和欢笑的回声,
在这间黑洞洞的办公室里,
终端机闪耀着光芒,就像星星一样。

历史

点击查看评论

关注公众号,接收最新消息

关注小密圈,学习各种算法

tiankonguse +
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