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尾理论》5.1生产工具的普及

作者: | 更新日期:

事实上,卡尔·马克思或许是提出半专业—半业余经济的真正鼻祖。

说到生产工具的普及,新颖之处在于它的方式而不是这个概念本身。事实上,卡尔·马克思或许是提出半专业—半业余经济的真正鼻祖。正如Demos所说,“马克思在写于1845~1847年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提出,劳动—也就是被迫、非自发的有偿工作,将被主观积极性取代。”他希望人类能最终迎来一个极大丰富的时代,“物质生产为每一个人留下了从事其他活动的剩余时间”。马克思设想了一个共产主义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没有人能独占一个排他性的活动领地,任何一个人都能在他所喜欢的任何一个领域中获得成就……早晨打猎,下午钓鱼,夜晚饲养家畜,晚饭之后纵论时事,就像我这个从未当过猎人、渔夫、牧羊人和评论家的人所想象的那样。”

以马克思的话为出发点,我们可以说专业—业余联合运动是诞生于长尾的第一种力量:生产工具的普及。

我们在天文学中看到的故事也在无数其他领域中发生着。就像40年前的电吉他和车库推广了流行音乐一样,今天的桌面创作和制作工具正在将工作室普及每一个角落。苹果公司随每一台Mac电脑附送的“车库乐队”(GarageBand)软件用“录下你的下一曲大热门”这样一句话欢迎用户,而且也为他们提供了这样做的工具。同样,数字摄影机和桌面编辑软件(随每一张Windows软件和每一台Mac电脑附送)正在将这一类工具交到一个个家中电影制作人的手中,而在过去,这样的机会只属于专业者。

然后我们又有了文字传播工具—永远的平等主义先锋。尽管是复印机率先揭穿了“媒体的力量永远属于拥有媒体的人”这句谎言,但真正让业余出版商们大显身手的却是博客。今天,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出版自己的日志,而且他们的读者群之大远非任何一家主流媒体可以比拟。而造就博客的仍然是工具的普及:简单、廉价的软件和服务令在线出版变得轻而易举,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松尝试。

其他一些新技术也是同样:桌面图像编辑和打印;鼓励玩家们创造和分享自定义版本的电脑游戏;还有按需印制的图书。几十年前,我们大多数人都不会去制作热门电影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们得不到必要的工具;第二,我们没有那个能力。今天却只剩下了后一个解释,而且就连这个解释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确凿。好莱坞纵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不可能发掘出地球上所有的电影制作天才。廉价而又随处可见的那些技术远比人要厉害。曾几何时,天才们得历尽艰辛地去获取生产工具,而现在的情况则恰好相反。

这一切带来了这样一个后果:我们正在由被动消费者转变为主动生产者。而且我们是为兴趣而生产的—“业余者”(amateur)这个词本身就来自拉丁语的“爱人”(amator)一词,动词词义是“去爱”(amare)。看看四周,你随处可以发现这样的事情:业余者的博客正在同主流媒体争夺注意力,默默无闻的乐队正在网上发行没有标签的音乐,消费者们正聚在一起在线评论。就好像生产的潜台词已经由“赢得生产的权利”变成了“为什么不去做”。

瑟尔斯博士(Doc Searls)在他的著作里把这种趋势称为“消费主义”向参与性“生产主义”的转变:“消费者经济”是一种由生产者控制的系统,其中,消费者只不过是将“内容”转化成金钱的能量源。这是一种绝对败坏的恶果,根源就是生产者对消费者的绝对优势。自从生产者们赢得工业革命以来,他们便掌握了这样的优势。

苹果公司正在把生产工具交给消费者。这种做法将在根本上改变市场和以市场为繁荣之源的整个经济。

我从我自己的孩子身上就可以看到这一点。他们也很喜欢我前面提到过的那种“虚拟电影”—用电子游戏软件制作的电脑动画短片。这种电影的所有画面都是用《光环2》或《模拟人生》这类游戏的3D引擎制作的,导演只需写一个剧本,控制游戏角色,然后将整个过程的声音录下来。其他所有事情,包括布景、镜头、角色和车辆模型等,都是由游戏软件处理的。就像是每一台Xbox游戏机或个人电脑中都装进了一个迷你皮克斯公司(Pixar)一样。

这些孩子对这类虚拟电影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它们当娱乐节目好好欣赏一遍,第二反应就是对它们的制作方法大为好奇,第三反应就是问别人他们自己能不能制作一部这样的电影(当然,答案是能)。虚拟电影缺乏好莱坞的那种光鲜包装,但它们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大可以弥补这个不足。正在成长的一代人目睹他们的同龄人制作出这样动人的创造性杰作,必然会被深深地触动。

无论是看电影还是听音乐,你都会想到那些“天才”—某些才华横溢的人和某些了不起的设备共同造就了这些令我们神魂颠倒的艺术经典。但是,一旦你了解了幕后的玄机,你就会意识到你也能成为这样的“天才”。如果生产工具就摆在那里,你也会有创作的冲动。如果人们知道了艺术经典的制作方法,他们就更有可能亲自一试。

今天,已经有不下数百万人掌握了做一个业余制作人所必需的工具和行动模式,其中必然有一些人拥有过人的天赋和想象力。由于生产工具已经普及到了太多人的手中,就算这类富有想象力的天才只是人群的一小部分,他们也会成为一支值得期待的生力军。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如果某些最具创造力和影响力的杰作出自这类半专业—半业余爱好者之手而非商业世界中的传统源泉,你不该感到惊讶。这一转变意味着长尾中的人群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日益膨胀。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天空的代码世界,微信号:tiankonguse-code。

推荐阅读:

点击查看评论

关注公众号,接收最新消息

关注小密圈,学习各种算法

tiankonguse +
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