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鼠疫》

作者: | 更新日期:

无论闹瘟疫还是爆发战争,总是出乎人的意料,猝不及防。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天空的代码世界,微信号:tiankonguse

一、背景

2019年11月13日,看新闻说内蒙古有两名群众得了鼠疫,在北京治疗。

鼠疫是什么,传说中的黑死病,未经治疗时致死率高达50~60%。

历史上有记载的大型鼠疫有四次。

1、东汉末年,大汉帝国死了三分之二的人。
2、公元6世纪,欧洲爆发鼠疫,死亡近2500万人。
3、公元14世纪,欧洲爆发鼠疫,全世界共死亡7500万人。
4、20世纪初,广州香港爆发鼠疫,1200万人死亡。

是不是很可怕?

当听到这个新闻后,我决定看一下《鼠疫》这本书。

二、故事

故事发生在北非的一个小城市里。

四月的春天,里厄医生出门被一个死老鼠绊了一下,所有人都没有在意。

天灾人祸是常见之事,当灾难临头之际,世人还很难相信。
然而,无论闹瘟疫还是爆发战争,总是出乎人的意料,猝不及防。

后来的几天,成千上万的老鼠集体死亡。
大街上、下水道里、屋里到处到时,人们开始恐慌起来。

接着有人开始呕吐、发烧、出现淋巴肿大。
越来越多的人病倒,还没来得及抢救,就迅速死亡。

里厄医生意识到这个是一个致死率很高的传染病,怀疑是鼠疫。

但是政府为了“不引起舆论的忧虑”而没有进行宣传,鼠疫就这样蔓延到这个城市了。

随着疫情的加重,政府采取了唯一的方法:封城。

一些投机分子发现可以使用恐慌和谣言发财,于是开始传播“喝酒可以治病”、“XX可以治病”,通过提前囤好货,赚了不少黑心钱。

随着封城的持续,物资开始紧缺,行政管理、社会秩序、人心情感、道德良心、责任担当等社会和人生的方方面面全部被颠覆,哪怕是偶来的局外人和社会的边缘人物.

三、节选评论

面对疫情,起初人们不相信灾祸。
他们认为灾祸无法同人较量,灾祸不是真实的,而是一场噩梦,总会过去的。
然而,并不是总能过去,噩梦接连不断,倒是人过世了,只因他们没有采取防范措施。

评论1:疫情刚开始,很多领导就是这样认为的吧。

医生认为,眼下应当做的,就是应该承认的事实便明确承认,果断驱逐不必要的疑虑,采取切合实际的措施。
接下来,鼠疫就会停止流行,因为鼠疫不能单凭想象或者假想存在。
如果鼠疫停止流行了,这种可能性最大,那么就万事大吉了。
万一情况恶化,那也能够掌握,看看有没有办法先控制住,然后再战而胜之。

评论2: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应该做的决定。

随着封城的持续,时刻压在人们心头的这种空虚、真真切切的这种冲动,即非理性地渴望回到过去,或者相反,加快时间的步伐,这些正是流放感。

评论3:还记得大家期望2020年重启吗?不就是渴望回到过去重新再来。可是我们的世界不是虚拟的,无法重来。

在灾难的初期,人们心怀侥幸,认为此时亲人们应该在一起有个照应,如果真会传染,大不了一起死。
到灾难后期,随着亲人一个个因病离去,人们才能意识到,亲人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自己感染了,要马上和亲人隔离。

评论4:即使要照顾被感染的亲人,自己也要做好防护措施。

唉!真要是地震倒好了!
剧烈震动那么一下,就再也没人谈论了……只是清点一下遇难者、幸存者,也就万事大吉了。
可是,这种传染病也太歹毒啦!
即使身体没有感染上的人,也有了心病。

评论5:面对灾难,地震与台风是瞬间的,之后只需要面对亲人的离去或者伤残。
而瘟疫与疾病则是持久的,不仅要面对疾病的折磨,还要面对亲人的离去,这么过程还是持续的,是一种煎熬。

医生:您必须到医院打预防针,要知道,您能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幸免于难。
伙伴:这种估计毫无意义,大夫,这一点您跟我同样清楚。一百年前,一场鼠疫大流行,夺走了波斯一座城市全体居民的性命,唯独一人得以幸免。
医生:他保住了他那三分之一的机会,不过如此。

评论6:做防护措施可以提高不被感染的概率。
有人会抬杠:不是还是可能被感染吗?
99%几率被感染与1%几率被感染能一样吗?

陌生而友爱的各种声音,穿越数千公里的距离,从天涯海角传来,相当笨拙地试图表示他们道义上的声援,这一点也确实做到了,但同时也表明他们完全无能为力,任何人都不可能分担自己看不到的痛苦。

评论7:局外人根本不能理解局内人的心理状况。
就像这次武汉封城,全国人民在网上的各种加油声,对武汉城内的人们来说,都显得苍白无力。
武汉内的普通群众能做的就是自我隔离,武汉内的医护人员能做的就是做好本职工作,另外期望防护物资尽快安排到位。
其他的鼓励都显得苍白无力。

鼠疫流行的那些可怕的日子,在经历者的记忆中,不像大火那样壮观而又残酷,倒像无休无止的来回践踏,所经之处一切都碾得粉碎。

鼠疫流行的初期,他们还能清楚地记得失去的亲人,并且时时缅怀。
到了鼠疫的第二阶段,他们没了记忆,也没了希望,就立足于当下了。
实话实说,鼠疫剥夺了所有人爱的能力,甚至剥夺了友爱的能力。
因为,爱要求一点未来,而我们只剩下一些当下的瞬间了。

评论8:时间是最可怕的,人们起初抱有希望,只会是绝望,最后是麻木。
也许因为欧洲经历了几次鼠疫吧,欧洲人现在更重视活在当下。

疲惫逐渐侵袭所有继续跟瘟疫进行这场斗争的人,最危险的后果并不在于漠视外界发生的事件以及别人情绪的变化,而在于自己疏忽松懈,放任自流了。
这些人就是这样越来越忽略他们自己制定的卫生规则,忘记他们必须对自身多次消毒的某些规定,有时甚至没有采取预防传染的措施,就跑去看肺鼠疫患者。
这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须知正是跟鼠疫进行的这场斗争,才把他们置于最容易受感染的境地。总之,他们是在跟运气打赌,而运气不由任何人支配。

评论9:长时间的斗争是如此的艰难,医生都变得麻木,但是还需要做好自己的防护措施,一不小心自己就会也被感染。

不管怎样,公共场所无不改成医院或者检疫隔离所,而省政府大楼之所以没有轻易改动,也是因为总得保留个开会的场所。

评论10:新型肺炎,武汉建立了方舱,其实就是隔离场所,几百年来都有这种措施。

塔鲁认为,鼠疫会改变,又不会改变这座城市,而我们同胞的最强烈的愿望,当然现在是,今后也是一如既往,就仿佛周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因此,在一定意义上,什么也不会改变,但是在另一种意义上,又不可能忘掉一切,即使加上多大的意志力也是枉然,鼠疫总要留下痕迹,至少留在人心里。

评论11:就如当年的SARS,改变了什么,又留下了了什么?

一个人身患重病,或者有一种深度忧虑,也就同时免除了其他所有疾病或忧虑,这种想法还真不那么愚蠢。
他就对我说过:‘您注意到了吗,人不会兼得多种疾病。假如说,您患了重病或者不治之症,患了严重的癌症,或者名副其实的肺结核,就绝不会再感染上鼠疫或者斑疹伤寒,那是不可能的。还有一种情况,就更不可能了,因为,您从未见过一名癌症患者死于车祸。’

评论12:这是一个典型的逻辑谬误。
多种灾难之间其实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因为其中一种病导致人卧病在床很少出门,就降低了另一个灾难的概率。
传染病也是一个道理,得癌症或不治之症的,大多待在家里,减少了外出次数,减少了与其他人接触,自然就几乎不会被感染了。

本书最开始的时候,以这个老人讲起。
本书的结尾,以这个老人结束。
因为这个老人身患疾病,常年不出门,所有外面的传染病与他无关,没人能够传染给他。

四、最后

读了这本书,我们会发现几百年来,传染病的历程都是惊人的相似。

人们从历史上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从来没学会这些教训,悲剧一次次的重复发生,悲呼!

原先生活的种种便利,就这样被摧毁殆尽。
疫情退去也不会一朝就能恢复,破坏容易重建难呀。

《完》

-EOF-

本文公众号:天空的代码世界
个人微信号:tiankonguse
QQ算法群:165531769(不止算法)
知识星球:不止算法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天空的代码世界,微信号:tiankonguse
如果你想留言,可以在微信里面关注公众号进行留言。

点击查看评论

关注公众号,接收最新消息

关注小密圈,学习各种算法

tiankonguse +
穿越